原来工大里的他们是这样的人?!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2-08-21 10:02:3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这是第一次,这么认真的观察他们——校园里最熟悉的陌生人。


也许是习以为常,也许是脚步匆忙,校园里的景色我们未多留意和停留,于是我们也忘了问是谁给我们带来安全无虞的氛围,是谁给我们干净整洁的环境。

想想我们曾经的相遇,

也许是路过校门口从649上向下的随意一瞥

也许是饭菜香气里掩在口罩下的面容

也许是夜晚10点大活里透出的那点橘黄灯光。

也许是淹没在匆匆步伐里的那扇窗后的身影

在那一次次的擦肩而过中,

我们究竟忽略了什么呢?

1



这天,第一次从校门口下了公交。天色昏暗,正在站岗值班的保安叔叔似乎没有注意到我的靠近。他微微弓着腰,正在和途经的车主说些什么。我们眼中面容模糊的保安叔叔形象也变得鲜明立体了起来。


来自黑龙江的保安叔叔笑得有些羞涩,试图婉拒我们的采访。谈及长假却不回家的原因,他显得有些怅然,就算是众人希望与家人团圆的日子,他依然立在这里。


“这是我们值班的日子,不适合回去。”


每天都要值一个白班和夜班的他们究竟在哪儿休息呢?他遥遥一指,我才发现对面校门下的值班亭。这个并不大的房间是他们解决食宿的好去处。

“你们日常的工作主要是什么呢?有没有发生令你们头疼的事呢?”


仿佛一下打开了话匣子。“没有通行证的社会车辆硬闯进校园,假期时尤其多,都是接孩子的父母嘛。我也理解”他说起来时颇有几分无奈“学生和公交我们当然是不拦的。”

最后提出摄影请求时,他不改拘谨却答应了我们的请求。结束采访的我们向校内走去,不知道怎么的回了头。


傍晚的校门口,远处的亨顺广场流光溢彩,宛如白昼,校园内的路灯零星的亮着,已经看不清保安叔叔的脸,他的身形浸在一片昏暗中,腰微微躬着。一个人,一座亭,就那样融化在夜色里。


又是一辆649驶来,挡住了我们望向保安亭的视线。

突然想起,

每次带着酒足饭饱的欢愉从校外归来的时候,

每次返校时在校门不经意的向下一瞥。

2

晚上八点,忙碌了一下午的我带着饥饿的肚子推开食堂大门。老实说,有点吃惊。统一着白色厨师服的工作人员"占领"了靠门边的一片领域,吃起了他们的晚餐。


这是一份来自他们的工作日程表

5点的我们,大多数还沉浸在梦境当中。


5点不到,他们走向食堂开始准备早餐。

跑完早操的我们晃着脚步来到食堂享用早餐。


上午九点,到了准备午饭的时间。调味,颠勺.....

这正是我们在课上学习,打瞌睡,玩手机的时间。


十一点

用餐高峰期

我们挤进食堂,间或夹杂着“怎么又没座”的抱怨。


1:30pm

下午一点半

他们迎来了午饭时间。


晚上八点

大家围坐在一起吃起了晚餐。


我突然想起,

每次点餐时他们口罩下的那张脸,

是不是充满疲惫呢?

突然想起,

他们收餐时伸出的那双手,

是不是也沾满烟火气息呢?

3

夜晚的大活,似乎不复白天的喧嚣。大活中灯光一盏一盏暗下来,隐约可见的只有从值班室透露出来的橘黄灯光。


大活的值班阿姨常被我们称为大活背后的女人,是她多年如一日的辛勤维护着这栋不算小的大学生活动中心。


采访过程中,刘姨妙语连珠,采访气氛一派轻松。她提及到自己工作日程时,我们不免有些咋舌。

每天早上六点左右起床,开始打扫大活。这工作直到9点才算完。她不无遗憾地向我们表示,完成工作后的她来到食堂,早已没有早餐。因此每晚她都需要预先准备第二日的早餐。


例行打扫之后的时间,需要穿梭在大活中,维持大活的干净整洁。卫生间,楼道,走廊,一楼大厅。每一处都需要反复检查。大活人员繁杂,前脚刚走后脚就有人留下垃圾的事也时有发生。

华灯初下的大活也并不平静,各种社团在大活中举办社团活动,各种组织来到大活开例会。可以说刘姨夜晚的任务更为繁重。她需要在十点半左右催促同学们离开,然后在大家离去后开始打扫卫生。有些时候,在她准备入睡时,还会有人敲门央求她开门。

她指了指自己的黑眼圈,无奈地说到她每晚最早12点半入睡。

身在值班室的我们好奇地环视四周,这个小小的值班室更像是一间小小的卧房,床,凳子,微波炉,电视机一应俱全。


刘姨每日辛苦工作后,只有在此处才能获得休息的慰藉。

4

天津本市的宿管阿姨向我们分享了她的日常。早在北辰校区还未建校的时候,她就担负起了学校的后勤保障工作,而新校区建立以来,她更是在西区宿舍当了数十年的宿管。


虽然家就安在教师公寓中,可回家的时间却并不如在值班室的日子多。


一幢宿舍,一千余人。

一次值班,24小时。

登记往来人员,登记宿舍维修情况,为宿舍同学们提供及时的帮助。不敢离开值班室太久,偶尔上厕所、打水、吃饭也都是速战速决,生怕错过来自同学们的任何一个求助。


她笑着说,宿舍楼里的孩子们都十分懂事,很体谅她的工作。“孩子们异地求学,难处肯定不少。总会有个特殊情况。我也是希望大家都过得开心嘛,退休之后在这个岗位上继续发挥余热。”


谈及到工作中的困难,她也有话要说。


11点熄灯关门的宿舍大门总在半夜迎来“不速之客”,半夜回寝的情况在个体身上发生的概率是少之又少,但在一幢宿舍楼里,这样的情况几乎夜夜发生。阿姨不免要打着哈欠,给同学们开门。


忘带钥匙的情况也经常发生,这让她也十分为难。一方面顾及到宿舍的财产安全,需要严格核实来人身份;一方面又需要为同学进出宿舍方便考虑。这种两难的境况还时常遭到同学的误解。


透过这扇值班室的窗,

      我们看见的是最陌生而又熟悉的她。

我们今天的故事已临近尾声,它们无疑是冰山一角,很多张面孔,你或许依稀记得,亦或许毫无印象;很多个细节,你或许谙熟于心,亦或许全无知晓。我们太忙,来不及有太多感激的话语,我们太累,对他们的工作不周也会诟病。


我们只是希望在今后的岁月里,在扔玻璃碎渣时,请用纸包好并标注清楚;在食堂用餐后,请自觉将餐盘送到指定地点;爱护周遭环境,珍惜他人劳动,给每一位辛苦劳作在校园里的人一个真诚的微笑。

工大里的他们

平凡而不平庸

在我们看似普通的日常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

让我们为默默无闻且坚定着

为工大日夜付出辛勤劳动的他们比心❤


往期推送

直击 | 主动放映 即刻起飞 不再等待!

笃信不疑,青春印记

别走,你掉了一个彩蛋!(内含H5视频)


河北工业大学学生会出品

图文 | 李越美

排版 | 刘彦岐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