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老年】长者公寓琐事多遇事不决问楼长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2-08-20 11:50:1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俗话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那么长者公寓应该是一群武林高手们的退隐之地。在垂垂暮年之时,突然与从前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人从四面八方走到一起,成为邻居甚至成为室友,亲密度提升了,可是半途组合的成员能够和和美美地走到一起吗?性格差异较大的老人们每天的摩擦会不会如火星撞地球?这些都按自己的生活方式和节奏过了一辈子的老人,能习惯集体生活吗?会不会有“武林盟主”这样的人物出来主持公道?这样的疑问时时浮现在我心头,也让我迫切想去了解一下。

  长者公寓的工作人员笑着说,主持大局谈不上,排忧解难、化事呈祥的人还真的有。长者公寓共分南北两幢楼,每幢楼的每一层,都有一个楼长,大事小事,难事急事,这里的老人都喜欢找楼长,颇有些“遇事不决问楼长”的意思。而这些楼长也尽心尽力为楼民们办事,给长者公寓出谋划策。

  南5楼称得上是长者公寓的优秀楼层,这个优秀从何体现而出?就要看这面挂在墙上的“南五楼护理质量(卫生)检查一览表”了。这张表其实是一块小白板,上面列有日期、楼层卫生负责人、楼层负责护士以及得分这几项,并清晰地印有南5楼各个房间房号、检查情况等。检查情况并不以打分表示,而是很形象地用黄色笑脸代表满意,黄色无表情代表一般,红色无表情代表需改进。工作人员说:“南5楼的卫生情况在长者公寓已经算很不错的了,每次检查下来,别的楼层或多或少都会有红脸,只有南5楼,都是黄脸。”仔细一看,真的满墙小黄脸,怪不得得分为“良”。

  “这些老人家都很在意自己房间的整洁,有些老人家如果以前得的是黄色笑脸,这次得了别的,她们就会很不开心。”工作人员说,其实每个楼层都有两位服务员负责打扫卫生,但有些老人东西多、生活习惯比较粗糙,那么摆放的东西就较多较杂,这样检查卫生时略有些杂乱,就会在评比中得不到黄色笑脸。南五楼的楼长是91岁的黄再青老师,年轻时为他人做思想工作经验较丰富的她到了长者公寓,本着“哪里需要我就去哪里”的朴实心态,刚进长者公寓不久,就插手了几件“闲事”,帮助调节楼层老人与服务员之前的情绪,几次下来大家都很信得过她,觉得她说话不偏不倚,做事又很公道,就请她做了“谈判专家”。适逢长者公寓要选楼层代表,黄老师顺理成章地就做了南5楼的楼长。

楼长秘笈之一:事无巨细都关心

  生活在长者公寓后,黄老师就将长者公寓当成了自己家。家里面酱油瓶子倒了那肯定得扶一扶啊,黄老师很快注意到了餐厅里的微波炉。有些老人不会使用微波炉,经常乱调档,对微波炉的使用寿命产生了一定的伤害。黄老师就取来胶带把微波炉调档位固定好,又写了使用方法,教老人使用。有些老人记性差,“左耳朵进右耳朵出”,黄老师又耐心地教,或者直接帮助对方。有些老人使用时不知道微波炉要专用碗,黄老师就买来专用碗供大家在餐厅使用。后来黄老师又在餐厅里发现盛放调味料的盖子消失了,调味料都暴露在外,黄老师就找来硬纸盒,做成盖子盖上。这个硬纸盒盖被别的楼层看到了,都特意请黄老师多做几个,黄老师就花了一星期时间,做了几十个盖子送给大家。

楼长秘笈之二:做好调查摸底工作

  去年,南五楼可是经历了一场“世纪大战”,一个双人房里的两位老人家属差点大打出手,还好有黄老师出手,将战争化解无形,虽然故事当中一位主人公已经搬离了,另一位却对她很感激,三五不时过来转转,送些水果点心给黄老师吃。

  事件发生在去年夏天,两位老人本是室友,但是在一起住合不来,起因是一件小事,双方都叫了子女过来,吵得不可开交甚至要动起手来,黄老师一把拦住双方,说你们吵架之前要先弄清楚原因,不要觉得她是故意和你作对。黄老师把前因后果一说,原来是因为老人的健康问题,很快就平息了一场纷争。

  还有一次,一位老人和服务员产生了一些小纠纷,晚上就把家属也叫了过来。对方家属过来时也气势汹汹,黄老师就过去将他拦住,问他:“你是来解决问题还是来制造问题的?”又细细与对方讲道理,对方听黄老师讲的确实很对,自己母亲是有点太过于偏执了,很快就与服务员道了歉。

楼长秘籍之三:做好心灵和健康的双重按摩

  黄老师在南五楼生活了4年多,在她看来,很多老人其实就是嘴不饶人。她经常主动劝那些平时讲话得理不饶人的老人们,“你这个人心很好,就是嘴巴作怪,少讲讲吧。”黄老师说自己讲得都是实在话,没想到这些老人都很听得进去,现在还要经常和她谈天说地。

  黄老师总结自己的楼长经验,就是要把长者公寓当成自己的家,自己家哪里脏乱差,当然要主动管一管,自己的家里人有矛盾,也要不嫌麻烦得管上一管才行,也就是这样的“主人翁”心态,黄老师成了南5楼最贴心的楼长。

  金老师是北5楼的楼长,近80岁的他表示自己需要低调,所以这里不提及他的全名。金老师在长者公寓住了7年多了,在他看来,长者公寓里住了来自全市各地不同生活习惯不同背景的老人,一个楼层就是一个大家庭,“老人们想要开心、快乐生活,需要每个人相互团结、帮助。老人们都离开了子女,那么防止孤独感是很重要的,所以来了新朋友,我就要去多走动、多谈心,生活上相互照顾,比如有些老人来自农村,对市区还不是很熟,我们就带他一起去看病看医生,一起出去买东西,一路上相互照顾。”金老师说,几年下来,老人们都没什么大矛盾,都是些小事件小纠纷,大家都相处得很和谐。

  除此之外,他作为楼长也要操心一些楼层的问题,比如北5楼有个大平台,老人饭后可以去活动一下,长者公寓担心安全问题将它封闭,他就与管理层沟通,争取开放,又因为平台台阶过高,老人腿脚不便存在安全隐患,他就想办法向公寓管理层申请做好台阶防滑措施。“包括公寓外面走道上的座椅数量,也是我们几个楼长与公寓管理层沟通后增加的。”

  金老师觉得和谐的楼层需要大家一起努力创造,不单单是老年人,也要与工作人员相处得和谐,之前他们楼层的护理员因肺炎请假住院,没有人打水,金老师觉得自己力所能及,就叫了楼层里其他一些手脚轻便的老人,打了开水送到北5楼每个房间里,这样贴心的金老师,怪不得会成为北5楼大家喜欢的好楼长。

  长者公寓工作人员说,楼层代表其实从几年前就已选出来了,基本上每个楼层都有两名楼长,这些年来,楼长的存在让长者公寓少了许多争端,多了欢声笑语,老人们的晚年生活也更有质量了。

  【谢冰清 文/摄】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