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为什么都穿清朝的官服?你绝对不知道...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6-28 20:00:4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这天我去郊区找便宜房子租,路过一个新建好的小区时,看到门口一家超市招工。


  招工启事一眼就吸引住了我:招聘一个胆子大,能熬夜的夜班店员,月工资六千块,包食宿!

  我胆子还行,熬夜更是家常便饭,一个夜班店员能有这么高的工资我还没见过,机会难得,我没多想就直接走进了超市。

  我找到超市老板,她是一个穿着打扮时尚,容貌靓丽的俏女人,看不出来她的具体年龄,正坐在收银台那里修指甲。

  看到我,她抬起头浅笑道:“你是应聘夜班店员的?”

  我赶紧上前表明来意,做了个自我介绍,问她这个工作具体有什么要求。

  俏老板很利索,说没啥要求只要胆大能熬夜就行,上班时间是从晚上十点到第二天早上六点,但平时没有固定假期,有事儿可以请假,能干吗?

  我有点儿惊讶,这要求也太简单了吧,一天只工作八小时,工资都超过白领了。

  见我满脸不可思议,俏老板又说道:“熬夜工作还是很辛苦的,除了工资每三个月发一次福利,怎么样?”

  我正是能吃苦的年龄,熬个夜真不算啥,一听还有福利,我当下来了精神。就要点头答应的时候,俏老板又说道:“不过你胆子必须大,晚上遇见奇怪的客人你不能害怕。”

  奇怪的客人?我问她是不是附近有地痞流氓,半夜会来捣乱?

  俏老板没直接回答,不过她的微微皱眉的神情说明我猜的八九不离十,我身高一米八,身体也很壮,真不把地痞流氓放在眼里,不行我还可以报警。

  我当即拍了胸脯:“我不怕。”心想可能工资高跟这件事有很大的关系。

  俏老板轻笑笑:“那就好,没问题的话今晚就开始上班吧。”

  我满怀欣喜的答应:“没问题。”

  俏老板从包里拿出一把钥匙递给我,让我去把行李搬到宿舍去,宿舍就在小区里的二号楼七层西户,我一个人住。

  等我收拾好行李来到住的地方后,看到宿舍条件,我不由的又愣了愣。

  这房间也太好了吧,两室一厅,各种家具设施齐全,甚至连卧室里的被褥都是新的,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期,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一场美梦?

  下意识的狠掐了一把大腿,疼!不是梦。

  收拾好东西,晚上八点我来了超市,俏老板看到我后就笑着道:“秦阳,今天就当你熟悉工作了,以后准时上班就行,不用提前来。”

  我说好,心想第一天我怎么也得表现的工作认真勤快点儿啊,留个好印象嘛。

  说实话,有这么一个女神级的俏老板,我心里难免有点其他心思,与其闲着,还不如多跟俏老板多说会儿话呢,万一再聊出感情来,嘿嘿。

  俏老板没说她的名字,只是让我称呼她夏姐,教我用了一遍收银机后,就带着我熟悉各种商品摆放的位置。

  整个超市约莫一百多个平方,里面还有个储藏间和卫生间,算是个小型超市。

  我挨个走过每个货架,暗暗记着上面的东西,不过在我看到超市角落里的货架上的摆放的商品时,我停下脚步心头一阵的疑惑。

  这条货架上,摆的竟然是录音机,BB机,女式脚蹬裤,花手绢,铁皮青蛙等等,甚至还有个大哥大。

  这些商品距今最近的都是九十年代才流行的东西,还有许多我叫不出来名字的奇怪东西,全都是一堆老古董。

  现在那还有人买这些玩意儿?

  我疑惑的问道:“夏姐,这些东西......?”

  夏姐顿了一下,道:“哦,遇到拿这个货架上东西的客人,不管他付不付钱,你都让他拿走。”

  我连忙问为什么?那有有钱不挣的道理。

  不过她似乎不愿意解释这个问题,只是说这些东西不是为了赚钱的,谁看的上就让他拿走。

  我虽然心头疑惑,但也没继续问,这种事儿老板说了算。

  紧接着,夏姐又指着储藏间,认真的道:“你千万不要进储藏间,那怕货架上的东西卖完了也不要去,知道么?”

  我心想储藏间里隐藏着什么商业机密不成?见夏姐表情有点儿严肃,我点头道:“我保证不去。”

  不知不觉中,时间来到了晚上十点钟,我总算也把货架上的东西都熟悉了个大概。

  夏姐这时拿起了一个包包挎在肩上准备走了:“秦阳,我走了,晚饭和宵夜在冰箱里准备好了,你饿了就用微波炉热热吃,超市里的零食你也可以随便吃,但别喝酒。”

  我回道:“行,夏姐你就放心吧,我会守好超市的。”

  夏姐点点头:“早上六点我会准时来跟你换班,晚上无聊你就自己想办法打发时间,不用拘束。”夏姐说完这句话就直接走了。

  正如我猜测的那样,这个新小区入住率并不高,附近也没什么商铺营业,整个片区只有这里亮着灯,周围黑漆漆的一片,生意不会太好。

  而且从我来超市的这两个小时里,连一个来买东西的客人都没有,生意比我想象中还要差。

  一直到晚上十二点的时候,我才听到门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谢天谢地,终于要来第一个客人了。

  我还真担心超市一点儿生意都没有,开不了多久就倒闭了,我还上那找待遇这么好的工作去。

  来人是个中年大叔,看到我的第一眼就有些惊讶的道:“哟,新来的啊?”

  我微笑着点点头:“今天刚上班,您需要点儿什么?”

  中年大叔上下打量了我一眼,而后才指了指我面前摆着香烟的柜子:“给我拿包大前门。”

  我愣了下,身为一个烟民,当然知道大前门是个老牌子,如今市面上基本上是买不到的,属于稀缺货,先前没注意,现在低头仔细一看,柜子里还真有大前门,三块钱一包。

  我从柜子里拿出一包递给他,心说这中年大叔衣真节俭,抽十块钱以下烟的人可不多了。

  中年大叔接过香烟,还没打开就放在鼻子上狠狠的闻了一下,然后才从兜里摸出三个钢镚扔给我,笑着道:“抽了一辈子烟,还是大前门的味儿最正。”

  一看他的动作,我就知道这人肯定是个老烟枪,难得有个人能说说话,我也多了句嘴:“大叔,烟好抽,可也得注意身体啊。”

  大叔怔了下,又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认真的道:“小伙子你人不错,听我的,赶紧辞职另找份工作吧。”

  我一脸的莫名其妙,好不容易遇到的好工作,怎么可能辞职。

  大叔话音一落,还不等我问咋回事,他拿着烟转身就离开了超市,一眨眼就没了踪影。

  搞的我很是郁闷。

  大叔走后不久,又来了一个走路姿势很奇怪的女人,还穿了一身红色的旗袍。

  一进超市也不说话,直接走向超市里最里面的角落。

  她长的很漂亮,精致的五官,头发用一根簪子绾了起来,凹凸有致的身材被旗袍完美衬托出来,浑身流露着大家闺秀的典雅气质。

  不过就是她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没血色,偏偏嘴唇抹的红鲜鲜的。

  我第一反应她应该是某个夜场上班的女子,不然不会穿成这样,大半夜的,显得怪怪的。

  “这块帕子好看吗?”

  就在我心里对她品头论足的时候,她拿了一条花手绢走到收银台前,面无表情的对我道。

  花手绢本来很普通,但拿在她手里让我觉得瞬间变成了高雅货,像极了一个古装剧里的大家闺秀。

  我说好看,跟你很搭。

  女子听我这么说,没再开口,拿着花手绢转身就走,走路姿势依然很奇怪。

  看到美女我有点儿失神,等她走到门口,我才意识到她还没付钱呢。

  我刚要喊住她,猛的想起来,花手绢是角落里货架上的老古董啊,夏姐交代过那些东西客人不付钱也没关系,到嘴边的话就没喊出来。

  我忍不住有多看了一眼她婀娜的背影,这一看,我终于发现她走路姿势奇怪的原因了。

  她竟然走路不迈步子,是飘着往前移动的!

  这个发现让我浑身一哆嗦!一个可怕的念头涌入我的脑子里:难道她...不是人!

  “大哥哥,我要这个青蛙。”

  就在这时,身前突然又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

  我低头一看,一个约莫七八岁的小男孩不知道什么时候抱着一个铁皮青蛙站在了收银台前,眼巴巴的看着我,模样很萌很正太。

  铁青蛙也是那个货架上的古董商品,不用付钱,我干笑笑道:“拿走吧。”

  小男孩显得很高兴,小脸一喜:“大哥哥你真好,比那个抢我青蛙的坏蛋好多了。”说完这句让我莫名其妙的话后,小男孩转身抱着铁皮青蛙就离开了。

  看着小男孩儿走路的样子,我在一瞬间头皮子发麻,后脊背发凉,他走路也不迈步子,飘着走的!

  我抬头一看时间,凌晨一点!这大半夜的,那来的小男孩?

  我越想越害怕,刚才那个穿旗袍的女人和小男孩儿该不会是...?

  想到那种可怕的可能,我的腿肚子都软了,差点儿瘫在地上。

  不是我怂,若是你大半夜碰到飘着走路的人也不会比我好到那里去。

  我总算明白过来夏姐口中奇怪的客人是咋回事了,可转念一想,好像他们也没对我怎么样,我犯不着吓成这样。

  我镇定下来,搓了一下脸,心说哥们儿还是童子身,阳气重,就算他们真是那个啥,我也没必要害怕。

  自从那个小男孩儿走了以后,超市再没来过一个客人,外面也是安静的不行,时不时还有野猫哇哇的叫上两声,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我打算弄出点儿动静冲淡一下这种氛围,于是掏出手机放起了音乐。

  有了音乐果然好多了,我甩掉刚才可怕的想法,说不定是我看花眼了,因为我的生物钟还没调,十二点那会儿就有些昏昏欲睡了。

  边听音乐边熬,时间也一点点的来到早上六点钟,这个时候手机也没电自动关机了,不过也总算撑到了下班的时间。

  后半夜虽说不怎么害怕了,但心里还是时刻紧张着,始终吊着那个红旗袍女子和小男孩,这一夜我熬的可不轻松,跟打了一场仗似的,累的要命。

  片刻后,随着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夏姐终于来了!

  “累了吧,快回去休息吧。”夏姐一进门,就对我笑笑道。

  我刚想把晚上的事情跟她汇报一下,她便冲我摆摆手阻止了我:“行啦,有什么事儿等你来上班的时候再说吧,现在赶紧去休息。”

  我犹豫了下,只好先作罢,再者我的双眼早就通红困的不行了,恨不得马上倒头就睡,我道了个别,便不再停留,直接朝住处走去,等晚上来了再说吧。

  此时已经入冬,早上六点的时候天还黑着,空气中朦朦胧胧的雾气弥漫,凉气逼人。

  我打了个冷颤,裹紧身上的衣服,想着今天再上班得多带一件厚外套了。

  就在我走到楼下的时候,借着楼道门口的长明灯,我远远的看到一个婀娜的人影站在楼道门口。

  走近一看,我吓的浑身一个哆嗦,这不是半夜那个穿红旗袍的女子么,手里还拿着花手绢!

  我不敢往前走了,停下脚步哆嗦着不该如何是好。

  红旗袍女子仍旧是一副冷冰冰的没有表情样子,眼中充满了幽怨,这种眼神让我心中又怕又怜惜,她痴痴的站在那里,就像是一个妻子等待丈夫归来一样。

  看到了我,她鲜红的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的样子,不过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我感觉她好像真的没有恶意,于是我就大着胆子先开了口:“你怎么在这里站着呢,等人吗?”

  女子眉头微微一蹙,神情显得有些纠结,片刻后才带着关切的语气道:“你快去休息吧。”

  我一怔,也许真是我多想了,说不定之前可能是我犯迷糊,产生幻觉了,不干净的东西那有这种语气说话的。

  我当下冲她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什么,快速从她身边走过,直奔电梯。

  走在楼道里我又想,这么冷的天,她穿旗袍是不是有点儿薄了,也不嫌冷。

  这里除了楼道口有照明灯,通往电梯的走廊两侧有些昏暗,一楼也没有住户,这个点儿也没人从楼上下来,很安静。

  整个走廊里只有我的呼吸声和脚步声,听的我心里多少有些发毛。

  我试图放轻脚步,却感觉脚步声反而越来越重了,我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全身都觉得别扭,渐渐的我有了一个可怕的错觉,脚步声并不是我一个人的!

  像是有什么东西跟在我后面!

  我慢它也慢,我快它也快,我停它也停,和我保持着同步,但我感觉的到,那个东西离我越来越近,都快要紧贴在我的背后了。

  这种感觉让我怕的要命,我又不敢回头,怕一回头就会看到什么可怕的事情。

  我当即加快了脚步走到电梯前,还好,电梯就停在一楼,我一按,电梯门便打开了。

  然而在我上电梯的前一刻,下意识的扭头看向楼道口,忽然发现那个红旗袍的女子竟然不见了!

  我心里猛的一紧,急忙跨进电梯按下七楼的按钮,恨不得一瞬间就飞到房间里去,这种诡异的气氛太吓人了!

  电梯很快到达,门一打开我就急忙冲了出去。

  “哎呦!”

  结果刚一出电梯门,我就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那人当即痛呼了出来。

  “咦,是你!”

  我还没来得及道歉,那人推开我一看,惊讶出声。

  我定眼一看,也认出了眼前这个人是谁,这不是昨晚买大前门的那个中年大叔么!

  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他!

  “大叔你也住七楼?”我讶异的道。

  “小伙子你竟然住在这里?”大叔显得更加惊讶,带着难以置信的语气道。

  大叔吃惊的表情让我不解,但我还是开口道:“是啊,没想到咱们还是邻居。”

  大叔忽然眉头紧皱,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不再搭理我,低下头直接走进了电梯,那副模样就像是在生我撞了他的气一样。

  我有些纳闷儿,不是吧,看他的样子不像是会计较这种小事的人啊。

  然而就在电梯门马上关闭的那一刻,中年大叔忽然又说了一句:“小伙子,赶紧搬走!”

  话音一落,还不等我问为什么,电梯门一下子就闭上了。

  听大叔说话的口气,我不难听出来他肯定是知道些什么。

  我猛的想起来红旗袍女子和超市里的那个小男孩儿,难道我没看错?加上刚才诡异的感觉,以及大叔奇怪的态度,我瞬间冷汗唰唰的冒了出来。

  七楼总共两户住户,东户住的应该就是大叔了,不行,得找机会问问大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若是真闹不干净的东西,这份好工作我还真就不能继续再做了,工资再高也得有命花啊,谁知道那些东西会不会那天害我。

  刚想到这里,我的脖子后面突然一凉,像是被什么吹了一口凉气一样,让我顿时抖了个激灵,铺天盖地的睡意紧接着袭来,困的我都快站不住了。

  我的脑子里一下就只剩下了一个念头,睡觉!

  我脑袋昏昏沉沉的,都快睁不开眼睛了,急忙踉跄着摸到自己的房间,打开门后直奔了卧室。

  我胡乱的脱了衣服,倒头就扎到了床上,眼睛一闭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朦胧中,我似乎听到了房间里有一些悉悉索索的动静,还闻到了一股很好闻的香味儿,嗯,跟夏姐身上的香水味一样。

  梆梆!

  不知道睡了多久,感觉自己还没睡够,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吵醒了。

  “谁啊!”我有点儿不高兴的大声问了一句,揉了揉眼睛,看到手机就在枕头边,一看时间才发现此时已经下午四点钟了,这一觉睡了足足有十个小时了。

  “警察!找你了解点儿事情。”门外传来了一个浑厚的声音。

  我一愣,警察找我做什么?我从来没干过坏事儿。

  “稍等一下哈。”但我不敢怠慢警察叔叔,回了一句,就赶紧准备起床。

  嘶!

  刚坐起身,我便感觉到脖子两边的肌肉酸痛的要命,疼的我倒吸了口凉气,忍不住哼出声来。

  我连忙用手揉捻了下脖子,倒霉,睡落枕了!

  我费劲的从床铺旁边拿起叠的整整齐齐的衣服穿上,打算先看看警察找我什么事儿。

  刚一下床,我差点儿趴到地上,虽然我现在精神挺好的,可觉得浑身上下都很累,尤其是肩膀,沉的连抬下胳膊都费劲,仿佛身上有什么重物在压着一样。

  糟糕,这次落枕怕是有些严重了,算了,还是先开门看看警察叔叔有何贵干吧。

  “你好,东户的邻居你了解的多吗?”开了门之后,一个老练的警察直接开门见山的问我道。

  邻居?他指的应该是大前门大叔,我老老实实的回道:“不了解,我昨天才搬来,也是昨天刚认识的。”

  这时警察很怪异的看了我一眼,狐疑的问道:“你昨天认识的他?”

  我点点头,不解的道:“是啊,怎么了?”

  警察黑着脸:“他死了。”

  什么!

  我直接叫出声来,连带着身子动了下,脖子两边又是一阵剧烈的酸痛。

  中年大叔怎么死了?早上的时候还好好的,我忙问是怎么死的?

  警察拧着眉头道:“自杀的,死亡时间在昨天上午,你确定是昨天刚认识的他吗?”

  我的脑袋轰的炸开了,怎么可能!昨天上午死的,那我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见到的是......?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