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海怀古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2-08-23 11:48:5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出差威海,住在离海不远的宾馆里。清晨,我来到海滨道路上跑步,此时虽已入夏,但威海气温适宜,满眼碧海蓝天,微风拂面,再加上整洁干净的路面,真是一个绝佳的跑步场所。海湾的两侧都有山,对面便是著名的刘公岛。周日闲暇时间乘船登上刘公岛参观游玩,下船后即来到甲午海战博物馆,馆外竖立一座邓世昌的雕像,他持单筒望远镜眺望东方,表情庄严凝重。馆内陈列了大量甲午海战的文字、图片、模型和文物。岛上还有当年的岸防大炮和丁汝昌的靖海公署原址,公署内摆放着打捞出海的“致远”号战舰的主炮,主炮满身伤痕、锈迹斑斑,无声地向来往者诉说“壮志未酬身先死”的故事。120年前,威海海湾里停泊着一支舰队,海湾和海岛的山上布满巨炮,拱卫着摇摇欲坠的龙之帝国,威海也因此被称为威海卫。没多久,强敌来袭,威海爆发了激烈的海战,最为惨烈的一幕就是邓世昌驾驶弹尽的“致远号”战舰冲向日本“吉野”号战舰,被鱼雷击中沉入海底。自此古老的帝国被击败,日本成为了东亚新的霸主。梁启超说“唤起吾国千年之大梦,实自甲午一役始也”,然而大梦未唤起,甲午海战结束40年后,日本再次入侵。战争历经了八年之久,在两个强大的盟友帮助下,中国才取得了惨胜。长期残酷的战争,两个都被打成了废墟,但日本很快完成了重建,花了三十年重新成为世界上最发达的之一。而地大物博、人民聪明勤劳的中国,仍在混乱之中,直到上世纪80年代,中国才拨乱反正,慢慢恢复生气。

为什么同处一个地区,几乎同样的人种,文化和历史背景也有很大相同的两个,日本能多次迅速腾飞,而中国的崛起却如此艰难?

首先回顾日本近代史,16世纪德川家康击败了所有大名之后,日本结束战国时代,进入到全国统一的德川幕府时代。差不多和中国同一时期,德川幕府也采取闭关锁国政策,关闭了与其他文明联系的大门,发展似乎停滞。直到1854年,也就是英国对中国发动鸦片战争14年后,野心勃勃的美国船长佩里率领黑船来航,日本也被迫打开了国门,开放口岸,随后欧美列强纷纷与日本签订各种通商条约(中国史书称之为“不平等条约”)。“尊王攘夷”诸事件还让日本陷入了内战,这时的日本内忧外患,风雨飘摇。坂本龙马的“船中八策”逐渐成为各方共识,日本避免了,幕府倒台后,,日本的精英阶层实际控制了这个。大久保利通、西乡隆盛、木户孝允等充分认识到列强们的强大,主张全面向欧美学习,采取脱亚入欧策略,按照欧美体系重建了。,制定和颁布日本,设立两院,三权分立,从此日本政体稳定,经济迅速腾飞,很快完成近代化。19世纪的世界游戏规则是列强们瓜分世界,后进者日本很快加入到这场游戏中,日本相继发动对朝鲜、中国等周边的攻击。他们的武力取得了相当的胜果。20世纪三十年代日本国内矛盾,又让军政府执政,日本再次对中国发动战争,战争最终以中美苏的联盟方胜利而告终,日本被占领,占领者美国了日本原有,尤其是加入了不战的第九条,从而全面限制日本军事发展。

再观中国近代史,自秦以降,中国大部分时候都是中央集权制帝国,满清时期更是如此。当时虽外患不断,帝国的统治架构却未削弱,清朝当权者因此未想放弃权力,以实现立宪和共和,而只提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国略。中国的知识分子和精英阶层则与外文明失联多年,再加上不断的近亲繁殖,已没有救国的新思路和方法,只能在现有国体上修修补补。这套运转了两千年的体系和这个腐朽而庞大的帝国,有着巨大的惯性,一直冲到了20世纪初才被破坏力强大的革命停止运转,革命后上台的是各怀鬼胎的野心家,,一直羸弱不堪。后来国共两党之争,本可采取世界主流的议会票选之法,却仍以中国历史上最常用的兵戎相见,一场内战成王败寇,生灵涂炭,。,最高领袖的乌托邦式理想再次把这个带入泥沼。直到他死去,他的继承者才把中国从泥沼中拉出。

中国的近代史书,有很多描绘侵略者欺凌我族;同胞饱受屈辱;英雄们奋起反抗等故事;而读日本人写的日本近代史,这样的故事却鲜有提及。这大概和日本的民族性有关,在这个灾难频发的海岛上生活,日本人早已养成了不怨天尤人、努力适应的性格。日本人崇尚强者,有着积极向强者学习的态度。日本不搞思想统一,在历史上,既有本源的神道教思想,又有来自中国的儒学、佛学和道学。哪怕是在闭关锁国期间,日本有些开明的大名(诸侯)和学者暗地接触和学习西方知识,被称为“兰学”(来自荷兰的学问)。因此当强大的西方列强打开他们的大门时,他们能很快转变理念,全面学习西方,迅速赶上。

120年前的一月,寒风刺骨,战事告急。刘公岛上靖海公署内,,书中写到:前三十载,我日本之国事,遭若何等之辛酸,厥能免于垂危者,度阁下之所深悉也。当此之时,我国实以急去旧治,因时制宜,更张新政,以为国可存立之一大要图。今贵国亦不可不以去旧谋新为当务之急,亟从更张,苟其遵之,则国可相安;不然,岂能免于败亡之数乎?19天后,丁汝昌战败。如今,这封道尽了中日兴衰之差别的千古奇文,静静地躺在博物馆里,仍由后人评说感慨。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