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季家长感受:她从此离我而去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6-27 11:23:4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离别,远涉重洋的离别。孩子走了,他们少年不知愁滋味,却给他们的父母留下了无尽的牵挂与思念。


我想分享几个留学生家长的故事


▲▲▲▲▲


孩子出远门了,有的甚至还很年幼,作为父母会是怎样的一种牵挂之情?你们的生活有了哪些与以往的不同?你们对远方孩子的处境会产生什么样的感受?逢年过节,你们又是怎样在思念中度过……当我们向一个个留守父母发出这样的询问时,传回来的竟是一曲关爱与担忧、焦急与欣喜相互交织的咏叹调。 


▲▲▲▲▲



父母的“留守故事

谈起女儿八年前出国留学时的感受,武汉的郭女士至今刻骨铭心:“女儿到瑞士留学,我送她到首都机场,她自己推着行李车,车上是我给她准备的两大箱子东西,特别重。我女儿个子比较小,推着满载的行李车,一走过安检门的一瞬间,我当时刻骨铭心的感觉就是:她这么一走,从此离我而去!我现在也是这样的体会,就是从那天一走,她从此真的离开了我,是一个独立的人了。” 


的确,郭女士的女儿高中毕业去瑞士学习酒店管理,一年后转到美国的酒店管理学校,毕业后又进入亨特大学读会计专业,去年已拿到学位,现在纽约的一家律师楼里做会计。不论是从瑞士转到美国,还是选择专业、联系实习、打工和毕业后的工作,都是女儿自己来设计和安排的。除了刚出去的时候,她再没有跟家里要过生活费。 



对此有着同样感受的是军队干部赵女士,5年前送高中毕业的儿子远赴法国,当儿子的身影消失在安检门后时,她当时的感觉就是这个人从此没了,消失了,“他今后在国外遇到什么样的事情我都不能见到他、也无法再帮助他了。”这种空空荡荡的感觉在儿子走后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至今记忆犹新,虽然这些年来她从没对儿子提起过。


如果说离别对留守父母仅仅是个序曲的话,之后的牵挂之情便成为他们精神生活的主旋律。


作为在美国杜克大学高能物理系硕博连读学生的父亲,宗先生有着深切的体会——“掐指一算,我的孩子远赴大洋彼岸求学已有3年多的时间了,往事如烟,历历在目。”


从第一时间听到孩子接到录取通知书时的惊喜万分,到美领馆以‘敏感专业’为由签证‘check’后的焦急等待;


从浦东国际机场相拥告别,到孩子抵达校园发回平安电话后的如释重负;从孩子开始品尝自己做的没有煮熟的肉丝面条,到现在能熟练地搬出色香味俱佳的菜肴参加烹饪比赛;


从孩子第一次走进异国教室,屏气凝神听教授用美式英语讲解深奥繁杂数学公式,到如今已能用一口流利的英语给美国研究生、本科生上专业课,生动画面不断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三年来,孩子风雨兼程艰辛求学,就像一只放飞的风筝,渴望飞得更高、更远,而风筝另一头的线却紧紧缠绕着家长的心,稍一触动,心灵深处总有那么一点忐忑,更有一份别样的期待……”




送女儿到荷兰一年多了,李女士的感受是:“孩子在家里是独女,父母特别是老人对孩子娇惯得很,从小没有什么锻炼的机会,所以在精神上作父母的总是时刻挂念着,家里的老人还时时都在提起,如周末或节假日聚在一起总是想着念着在国外的孩子,特别是刚出去的时候家长很是放心不下,孩子这会儿在做什么?什么时间上课?什么时间下课?那里的安全情况又如何?” 


牵挂之一 — 安全


安全,是父母们首先牵挂的问题,特别是对初次远离家门的女孩子。


在北京一家企业工作的张女士,女儿到新西兰留学后,一开始的一段时间,特别留意那边相关的报道,稍有些不安全的信息便会与女儿通电话,她说:“孩子走得越远我越担心她的安全,其实她在那边根本不知道报道上的事情。后来我知道了,在新西兰特别安全,晚上睡觉都不锁门,我就放心了。” 


李先生记得,一天晚上他从《新闻联播》中得知美国政府已将反恐安全警告上升为橙色(仅次于最高级别),告诫美国公民在圣诞节期间国际恐怖分子极有可能发动比“911”更为严重的恐怖活动,伤害无辜者。“听到这个消息后,我惊慌失措,因为我事先知道,圣诞期间,孩子要和同学一起开车去华盛顿游玩,急急忙忙草拟了一封e-mail发给孩子:在放假期间,尤其是在圣诞节期间,千万不要离开校园,更不要到纽约、华盛顿等大城市去游玩。千叮咛、万嘱咐地写了一大堆注意事项。第二天,接到孩子的回电,对我喋喋不休的提醒有点不以为然,总是用别的话题扯开,那年的圣诞节我是在忐忑不安中度过的。” 


▲▲▲▲▲


牵挂之二——生活


除了安全,让父母们放心不下的就是这些娇生惯养、只会做题的独生子女到了国外怎样自己生活。 


在教育部门工作的马女士把两个孩子都送到了国外留学,大的在德国一所大学,小的在泰国易三仓大学学英文。两个孩子出国留学后,马女士的心也随着两个孩子飞到了国外。马女士在电话里告诉记者,送孩子出国留学,对孩子目前在国外的状况是很满意的。因为孩子出国留学不仅锻炼了他们的生存能力,也学到了国际化的知识,开阔了视野。马女士以前曾跟随泰国学校驻中国的办事处去过易三仓大学两次,并在那里住过一个月,对这所学校的环境和食宿都比较了解,两人一间的学生宿舍宽敞整洁,所以不用担心。大女儿去德国留学的学校没有事前考查过,对学校的环境和住宿不了解,所以,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女儿在德国是否吃得习惯。 


对于很少干家务活的孩子出国要过的“生活关”,李先生早有准备。“出国前,我突击教了一些家常菜,给孩子留下一些印象。刚到美国后,一下子完全靠自己独立操作,孩子还是显得手忙脚乱,烧饭煮粥放多少水?鱼胆破了怎么办?鸡汤怎么烧?我们只有用电脑进行网上教学了。当听说孩子切洋葱划破了手,打篮球碰伤了小拇指,我除了心痛,同时也感到无奈,权当一次次的磨炼吧。好在孩子对吃并不挑剔,和绝大多数的中国留学生一样,生活模式非常简单,周末去买一次菜,然后吃上一个星期。遍布校园附近的中国商店给中国学生提供了极大的方便,中国商店里各种食品应有尽有,还有不少都是半成品。通常孩子在烧早饭的同时,就把中午饭烧好,用饭盒装上,带到教学楼,放进冰箱里,中午用微波炉加热后,吃掉一半,留下一半作晚餐。当我提醒孩子生活上不要太省时,孩子则经常讲美国同学吃饭更简单,一个面包,几片火腿,就成了一个三明治。周末节假日,三五个同学之间还经常聚聚餐,有时也到中餐馆里改善一下。我想对于身处异国他乡的中国学生来说,吃不是问题,很快就能适应,洗衣有投币自动洗衣机,也是非常方便。” 


▲▲▲▲▲


牵挂之三——学习和语言


张女士说,孩子出去前是中专水平,用英语听课开始只能听懂30,每天晚上回来一点儿一点儿地抠,她只要稍一松劲就有可能读不下来了。三年中回家两次,都是因为胃不好,压力太大的缘故。她的难处我一点儿也帮不上,只能给她鼓劲儿,告诉她慢慢会适应的,缓解她的压力,这也是焦虑。 


叶女士的儿子初中毕业就到英国读书,高中毕业后自己选择和申请了大学的心理学专业。叶女士说:“我儿子是属于情商比较高的那类,到英国很快就适应了那里的环境,也按照自己的爱好选择了专业。但是他没想到,这个专业的难度超出了他的想象,学起来很困难。他跟我说想转专业,可又拿不定主意。我跟儿子之间的沟通就像成年人一样。我对他说,我希望你出息,但学习要根据你自己的能力,量力而行。不过,你在作出决定之前一定要想清楚,这个决定的结果你能不能接受。”叶女士的儿子最终选择了坚持。 


▲▲▲▲▲


牵挂之四——心情


男孩子怕他出去后学坏了,女孩子怕她上当受骗,生活上不检点。作父母的总是千叮咛万嘱咐地牵挂,同时,又感到很多的事情很无助。


郭女士第一次到美国去看女儿,正赶上学旅游管理的女儿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的万豪酒店实习。奥兰多是个旅游城市,没有多少居民,半个城都是迪斯尼乐园。白天人都在游乐场里,晚上都在酒吧里,街上的人很少。女儿每天的安排除了去上班,然后回到宿舍,有时打个电话问人家要不要加班,就没别的了。那里地方特别大,没有车寸步难行,也没有人可以交流。“我就觉得女儿在这里好孤独,特别地牵挂她。我在那里住了20天,临走的最后几天里,我只要想到我要走了,眼泪就不停地流。” 


女儿的感情牵着母亲的心,尽管女儿说她是“控制不住的罗嗦”,依旧不改。“我曾经对女儿的男朋友评头品足,没见过面也说,为这个我俩不知道打了多少嘴巴官司。她谈恋爱的时候,星期五打电话晚上总不在家;这一两年总在,说明她没交男朋友。反正是交不好我也着急,没交也着急。周五我电话一打过去,女儿就说:又来查夜了。”


▲▲▲▲▲



孩子就像一只放飞的风筝,

风筝另一头的线却紧紧缠绕着家长的心,

稍一触动,便会忐忑…… 

孩子即将留学的家长们,

你们做好准备了吗?


-完-



钱夫人下午茶

生而美丽,永无花谢


我要推荐
转发到